泉州菜谱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鲍鱼汤的家常做法 > 正文内容

温和的成功哲学观后感

来源:泉州菜谱   时间: 2019-02-23

  阿兰·德波顿检视我们对和失败的看法,质疑它们所代表的意义。成功都是配得的吗?失败呢?听他机智地解答我们对成功的迷思,帮助我们摆脱势利,重新寻回对工作的热情。以下是学习啦小编为大家整理的关于温和的成功哲学,给大家作为参考,欢迎阅读!

  成功有很多种方式,有的人德高望重受人敬仰,有的人腰缠万贯富可敌国,有的人只是尽其一生脚踏实地心若止水般生活。我们可以不理解他人成功的方式,却不能轻易去否定他人的成果。

  当今社会,对职业的势利已经成为全球普遍的现象。在这样的背景下生活的我们,稍不留心就陷入了由于嫉妒所带来的困扰之中,变得焦躁不安,变得急功近利,甚至渐渐扭曲自我的人生价值观。

  回过头再去思考,正如阿兰·德波顿所说,嫉妒来自平等。生活在这样一个集全球化,信息化于一体的世界里,我们时常会在各种自媒体平台中看见各种所谓或者所谓失败者的身影。我们会因身边一起生活的朋友的成功而变得急躁而眼红,我们会对因为某种过失而被媒体贬低到一文不值的失败者而唏嘘不已。渴望成功的人们,会渐渐争先恐后,患得患失,会一点一点被“功绩主义”熏心。我们并不能够只凭借才能、精力、技术就肯定一个人必定成功,也并不能够因其碌碌无为而否定一个人。成功并非只有主观的努力和个人才华所,往往还需要各种契机、环境、以及生活背景。

  正如阿兰·德波顿所说——“以社会地位评价人是一种罪”,个人价值是不可预测的。每个人对成功有着不同的定义,成功是必要的,但我们并不需要随波逐流。成功并不意味着完美,你不可能拥有全部,只有放弃一些东西,才会有可能得到你认为更加珍贵的宝物。

  保持冷静,专注乐观。尽其所能,出于真心。这大概就是我所领悟到的温和的成功哲学。

  让我来回忆一下,前几天看的TED演讲,有一个让人记忆深刻的叫做“温和的成功哲学”。其大意仿佛是这样的。

  我们总是为职业所困扰,这个时代总是看重人的职业。在聚会中人们会看你的名片,以此判断是为看到你而感到荣幸,还是找借口走开。21世纪最流行的是什么?“你是干什么的?”,“What do you do?”。为什么人们如此看重你的职业。因为我们身边的势利鬼。他们总是以你的一部分来判定你的全部。牛津大学的来访者们,我要提醒你们,这里的人很势利,当然,这个世界的人都很势利。这是为什么我们如此看重我们的社会地位。因为我们在乎人们的评价。与势利鬼相对应的是母亲,她不会因为你的地位和收入来判定你,她会爱你,而不因外在的东西而改变。但是可惜的是,这世上不是每个人都是你的母亲,不是每个人都怀着如此伟大的母爱来看待另一个人。

  我们总被提醒,这是一个物质挂帅的时代。物质是我们所追求的东西,但我们追求的不仅是物质,更是物质带给我们的大量情感回馈。意思就是说,一瓶茅台带给我们的感觉未必会比一瓶二锅头能带给我们多大的满足,但一瓶茅台可以让我们觉得有面子,心理上得到莫大的满足,却是二锅头不能带给我们的。

  中国正在成为世界上最大的奢侈品消费国,这是部分国人乐于见到的,也是世界上奢侈品制造和销售商乐于见到的。为什么中国人这么喜欢奢侈品,更多的还是因为虚荣心。中国没有贵族,却有大量的暴发户。演讲中谈到,我们应该从一个全新的角度来诠释和看待奢侈品。今后你看到一个开法拉利的人,不要说他是贪婪的,而要说他是脆弱的、缺少爱的,我们不要讨厌他们,而要同情他们。他们需要奢侈品的装点,以掩饰其内心的空虚和浅薄。

  我们人类太厉害了,我们可以登月,我们可以做任何事情。没有上帝和神,我们最伟大。因此我们越发狂妄起来:如果这个世界每个人都可以成功,那为什么有人不成功?18世纪的英国,人们看到一个贫穷的人会说,这个人多么不幸;乌鲁木齐公立医院治疗癫痫而现在,特别是在美国,人们看到一个贫穷的人会说,他是个失败者。这个差别太大了。这几百年来社会就是如此变迁的。人们越来越会把不成功的原因归究于自己。基于人生而平等的思想,我们都应该有同样的到达成功的可能,为什么有人成功了而有人没有,人们倾向于他没有努力。这使我们陷入困境,为什么我做了一切我该做的,而还是做不到?这将提高自杀率。

  嫉妒,是人们最基本的感觉。我们不会嫉妒英国女王,她太怪异了,她不知道是从哪里来的,她与我们不一样。她与我们没有关联,当然不可比。越是有同样的背景同样的东西,人们越是会比较。所以,别去参加同学会,那是最好的参照点。

  这个世界是如此的平等,是如此的开放,为什么你没有成功?因为你是失败者。你到书店去看,那里到处都是的书,大约说了两个意思:一是说你可以成功,任何人都可以成功;二是说你要自信,别太低估自己。所以我们总是听人们说,你为什么不能成功,人人都可以成功呵。现在的媒体太发达,总有一些媒体喜欢把别人失败的夸大化,就像希腊的悲剧:把美好的东西撕裂给人看。他们有这方面的专业技能。

  别让这些困扰你。怎么办?

  你不要听他们的,得听自己的。你应该自己来定义成功。什么是成功?如何达到成功?不是别人说的,而是你自己感受的。坚持自己的方向,不要放弃,不要因为别人的而改变自己。

  不错,我们需要别人来判定吗?这个世界没有人比你自己更关心你,也没有人比你自己更了解你,没有人会真正在意你心中的感受。倾听自己内心的呼唤,用中国的古话说,问心无愧就好了。

  我经常对事业感到恐慌.周日下午,晚霞洒满天空,我的理想和现实的差距却是这样残酷,令我沮丧的只想抱头痛哭。我提出这件事是因为,我认为不只有我这么感觉。你可能不这么认为,但我感觉我们活在一个充满事业恐慌的时代,就在我们认为我们已经理解我们的人生和事业时,真实便来恐吓我们。

  现在或许比以前更容易过上好生活,但却比以前更难保持冷静,或不为事业感到焦虑。今天我想要检视,我们对事业感到焦虑的一些原因,为何我们会变成事业焦虑的囚徒。不时抱头痛哭,折磨人的因素之一是,我们身边的那些势利鬼。

  对那些来访牛津大学的外国友人,我有一个坏消息,这里的人都很势利。有时候,英国以外的人会想象,势利是英国人特有的个性,来自那些乡间别墅和头衔爵位。坏消息是,并不只是这样,势利是一个全球性的问题,我们是个全球性的组织,这是个全球性的问题,它确实存在。势利是什么?,势利是以一小部分的你,来判别你的全部价值,那就是势利。

  今日最主要的势利,就是对职业的势利。你在派对中不用一分钟就能体会到,当你被问到这个21世纪初,最有代表性的问题:你是做什么的?,你的答案将会决定对方接下来的反应,对方可能对你在场感到荣幸,或是开始看表,然后想个借口离开。(笑声)

  势利鬼的另一个极端,是你的母亲(笑声)。不一定是你我的母亲,而是一个理想母亲的想象,一个永远义无反顾的爱你,不在乎你是否功成名就的人,不幸地,大部分世人都不怀有这种母爱,大部分世人决定要花费多少时间,给于多少爱,不一定是浪漫的那种爱,虽然那也包括在内,世人所愿意给我们的关爱、尊重,取决于我们的社会地位。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如此在乎事业和成就,以及看重金钱和物质的原因。我们时常被告知我们处在一个物质挂帅的时代,我们都是贪婪的人。我并不认为我们特别看重物质,而是活在一个物质能带来大量情感反馈的时代,我们想要的不是物质,而是背后的情感反馈,这赋予奢侈品一个崭新的意义。下次你看到那些开着法拉利跑车的人,你不要想“这个人很贪婪”,而是“这是一个无比脆弱、急需爱的人”,也就是说,(笑声),同情他们,不要鄙视他们。

哪家医院能根治羊癫疯

  还有一些其他的理由,使得我们更难获得平静。这有些矛盾,因为拥有自己的事业,是一件不错的事,但同时,人们也从未对自己的短暂一生有过这么高的期待。这个世界用许多方法告诉我们,我们无所不能,我们不再受限于阶级,而是只要靠着努力就能攀上我们想到的高度。这是个美丽的理想,出于一种生而平等的精神,我们基本上是平等的,没有任何明显的阶级存在。

  这造成了一个严重的问题,这个问题是嫉妒。嫉妒在今日是一种禁忌话题,但这个社会上最普遍的感受,便是嫉妒。嫉妒来自生而平等的精神。这么说吧,我想在场的各位,或是观看这个影片的众位,很少有人会嫉妒英国女皇。虽然她比我们都更加富有,住在一个巨大的房子里,我们不会嫉妒她的原因是她太怪异了。她太怪了,我们无法想象自己与她扯上关系,她的语调令人发噱,来自一个奇怪的地方,我们与她毫无关联。当你认为你与这个人毫无关联时,你便不会嫉妒。

  越是两个年龄、背景相近的人,越容易陷入嫉妒的苦海,所以千万避免去参加同学会。因为没有比同学,更强烈的参照点了。今日社会的问题是,它把全世界变成了一个学校,每个人都穿着牛仔裤,每个人都一样。但并非如此,当生而平等的概念遇上现实中悬殊的不平等,巨大的压力就出现了。

  今日你变得像比尔-盖茨一样,有钱又出名的机会,大概就跟你在十七世纪,成为法国贵族一样困难。但重点是,感觉却差别很大。今日的杂志和其它媒体让我们感觉,只要你有冲劲、对有一些新颖的想法,再加上一个车库,你就可以踏上比尔的道路。(笑声)我们可以从书店中感受到这些问题所造成的后果,当你像我一样到大型书店里的,自我帮助书籍类。如果你分析现在出版的这些自我帮助类书籍,它们基本上分成两种,第一种告诉你“你做得到!你能成功!没有不可能!”另外一种则教导你如何处理,我们婉转地称呼为“缺乏自信”,或是直接了当地称为“自我感觉极差”。

  这两者中间有着绝对的关联,一个告诉人们他们无所不能的社会,和缺乏自信有着绝对的关联。另一件好事也会带来坏影响的例子,还有一些其它原因造成我们对事业,对我们在世上的地位感到前所未有的焦虑,再一次地,它也和好的概念有关,这个好概念叫做“功绩主义”。

  现在,无论是左倾还是右倾的人物,都同意“功绩主义”是个好事。我们应该尽力让我们的社会崇尚“功绩主义”,换句话说,一个崇尚“功绩主义”的社会是什么样的呢?一个崇尚功绩主义的社会相信,如果你有才能、精力和技术,你就会飞黄,没有什么能阻止你,这是个美好的想法。问题是,如果你打从心里相信,那些在社会顶层的人都是精英,同时你也暗示着,以一种残忍的方法,相信那些在社会底层的人,天生就该在社会底层,换句话说,你在社会的地位不是偶然,而都是你配得的,这种想法让失败变得更残忍。

  你知道,在中世纪的英国,但你遇见一个非常穷苦的人,你会认为他“不走运”,直接地说,那些不被幸运之神眷顾的人。不幸的人,尤其在美国,如果人们遇见一些社会底层的人,他们被刻薄地形容成“失败者”,“不走运”和“失败者”中间有很大的差别,这表现了四百年的社会演变,我们对谁该为人生负责看法的改变,神不再掌握我们的命运,我们掌握自己的人生。

  如果你做的很好,这是件令人愉快的事。相反的情况,就很令人沮丧。社会学家Emil,Durkheim分析发现,这提高了自杀率,追求个人主义的发达国家的自杀率,高过于世界上其它地方,原因是人们把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全当作自己的责任,人们拥有成功,也拥有失败。

  有什么方法可以解决刚才提到的这些焦虑呢?是有的。我想提出几项,先说“功绩主义”,也就是相信每个人的地位忠实呈现他的能力,我认为这种想法太疯狂了,我可以支持所有相信这个想法的,无论是左倾还是右倾的政治家,我同样哈尔滨癫痫病最权威医院相信功绩主义,但我认为一个完全彻底以能力取决地位的社会,是个不可能的梦想。

  这种我们能创造一个每个人的能力都忠实地被分级,好的就到顶端,坏的就到底部,而且保证过程毫无差错,这是不可能的。这世上有太多偶然的契机,不同的机运,出身,,从天而降的意外等等,我们却无法将这些因素分级,无法完全忠实的将人分级。

  我很喜欢圣奥古斯丁在“上帝之城”里的一句话,他说“以社会地位评价人是一种罪”。用现在的口吻说,看一个人的名片来决定你是否要和他交谈是罪。对圣奥古斯丁来说,人的价值不在他的社会地位,只有神可以决定一个人的价值,他将在天使围绕、小号奏鸣,天空破开的世界末日给于最后审判,如果你是像我一样的世俗论者,这想法太疯狂了,但这想法有它的价值。

  换句话说,最好在你开口评论他人之前悬崖勒马,你很有可能不知道他人的真正价值,这是不可测的。于是,我们不该为人下定论,还有另一种慰藉,当我们想象人生中的失败,我们恐惧的原因并不只是失去收入,失去地位,我们害怕的是他人的评论和嘲笑,它的确存在。

  今日世界上最会嘲笑人的便是报纸。每天我们打开报纸,都能看到那些把生活搞砸的人,他们与错误对象共枕,使用错误药物,通过错误法案种种,让人在茶余饭后拿来挖苦的新闻,这些人失败了,我们称他们为“失败者”,还有其它做法吗?西方传统给了我们一个光荣的选择,就是“悲剧”。

  悲剧的艺术来自古希腊。西元前五世纪,这是一个专属于描绘人类失败过程的艺术,同时也加入某种程度的同情。在现代生活并不常给于同情时,几年前我思考着这件事,我去见“周日运动期刊”,如果你还不认识这个小报,我建议你也别去读,我去找他们聊聊,西方艺术中最伟大的几个悲剧故事,我想知道他们会如何露骨地以新闻的方式,在周日下午的新闻台上,呈现这些经典悲剧故事。

  我谈到他们从未耳闻的《奥赛罗》,他们啧啧称奇。(笑声)我要求他们以奥赛罗的故事写一句头条,他们写道“移民因爱生恨,刺杀参议员之女”大头条,我告诉他们《包法利夫人》的故事,他们再一次感到惊异万分,写道“不伦狂信用欺诈,出墙妇女吞砒霜”,(笑声),我最喜欢的是,这些记者真的很有才,我最喜欢的是索福克勒斯的《俄狄浦斯王》,“与母亲的盲目性爱”,(笑声),(掌声)。

  如果同情心的一个极端,是这些八卦小报。另一个极端便是悲剧和悲剧艺术,我想说的是或许我们该从悲剧艺术中学习,你不会说汉姆雷特是个失败者,虽然他失败了,他却不是一个失败者。我想这就是悲剧所要告诉我们的,也是我认为非常重要的一点。

  现代社会让我们焦虑的另一个缘故是,我们除了人类以外没有其它重心。我们是从古至今的第一个无神社会,除了我们自己以外,我们不膜拜任何事物,我们对自己评价极高,为什么不呢,我们把人送上月球,达成了许多不可思议的事,我们习惯崇拜自己。

  我们的英雄是人类,这是一个崭新的情况。中大部分的社会重心都是敬拜一位人类以外的灵体,神,力、宇宙,总之是人类以外的什么。我们逐渐失去了这种习惯,我想这也是我们越来越被大自然吸引的原因,虽然我们时常显示是为了,但我不这么认为,我认为是为了逃避人群的蚁丘,逃避人们的疯狂竞争,我们的戏剧化,这便是为什么我们如此喜欢看海、观赏冰山,从外太空观赏地球等等,我们希望重新和那些“非人类”的事物有所连接,那对我们来说很重要。

  我一直在谈论成功和失败。成功的有趣之处是,我们时常以为我们知道成功是什么,如果我现在说,这个屏幕后面站着一个非常成功的人,你心里马上就会产生一些想法。你会想,这个人可能很有钱,在某些领域赫赫有名,我对成功的理解是。首先,我是一个对成功非常有的人,我想要成功,我总是想着“要怎样我才能更成功?”安徽好的癫痫病医院是哪家?,但当我渐渐长大,我越来越疑惑,究竟什么是“成功”的真正意义。

  我对成功有一些观察,你不可能在所有事情上成功。我们常听到有关工作和休闲的平衡,鬼话。你不可能全部拥有。你就是不能。所有对成功的想象,必须承认他们同时也失去了一些东西,放弃了一些东西。我想一个智者能接受,如我所说,总是有什么是我们得不到的。

  常常,我们对一个成功人生的想象,不是来自我们自己,而是来自他人。如果你是个男人,你会以父亲做榜样,如果你是个女人,你会以母亲做榜样,精神分析已经重复说了80年,但很少有人真正听进去。但我的确相信这件事。

  我们也会从电视、广告,各样的市场宣传中得到我们对成功的想象。这些东西影响了我们,对我们自己的看法、我们想要什么。当我们听说银行业是个受人尊敬的行业,许多人便加入银行业,当银行业不再受人尊敬,我们便对银行业失去兴趣,我们很能接受建议。

  我想说的是,我们不该放弃,我们对成功的想象,但必须确定那些都是我们自己想要的,我们应该专注于我们自己的目标,确定这目标是我们真正想要的,确定这个梦想蓝图出自自己笔下。因为得不到自己想要的已经够糟糕了,更糟糕的是,在人生旅程的终点,发觉你所追求的从来就不是你真正想要的。

  我必须在这里做个总结,但我真正想说的是,成功是必要的,但请接受自己怪异的想法,朝着自己对出发,确定我们对成功的定义都是出于自己的真心,非常谢谢各位。(鼓掌)。

  Chris,Anderson:“说的真好。你要如何,与自己和解,把一个人称为失败者是糟糕的,但许多人都想掌握自己的生活,一个追求这些的社会,难免要有赢家和输家。”

  阿兰·德波顿:“是的,我只是想提出在,输赢的过程中,有太多偶然,今日我们太讲求,所有事情的正义和公平,政治人物总是在谈论正义,我非常支持正义,我只是觉得那不可能,我们应该尽力,尽力去追求正义,但我们也应该记得,我们所面对的,无论在他们人生中发生过什么,偶然总是一个强烈的因素,我希望大家留一点空间这么想,不然真令人有一种幽闭恐怖症的感觉。”

  Chris,Anderson:“我是说,你是否相信,在这种温和的哲学下,可以产生一个发达的经济?还是你认为那不可行?还是我们这样反复提醒人们也不甚重要?”

  阿兰·德波顿:“梦魇是相信恐吓人们是刺激他们发奋的最好,或是环境越残酷,就会有越多人接受挑战。你必须想,你的理想父亲是怎样的?你的理想父亲往往是严厉又温和的,虽然这界限很难画定,我们社会需要的模范性人物是像一个理想父亲,不要走极端,不要完全集权、纯粹纪律,也不要模糊马虎,乱无规章。”


 

​看过“温和的成功哲学观后感”的人还看了:

1.

2.

3.

北京军海癫痫医院
推荐阅读
本类最新

© ms.ezcqh.com  泉州菜谱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